1928547132.jpg 我喜歡走路。

有時候是急促走著,在城市裡某條車水馬龍的路上,揹著行李的軀體正尋找著目的地。那或許是一座咖啡館,一座名聞遐邇的觀光景點,或是什麼也不是。

記得曾經在陌生城市裡迷了路,攤開地圖站在街角,仔細揣度著下一條街口轉過去,究竟是什麼樣的風景,是否會就此在此城市迷失了方向。

(然而我更害怕的是,最終會找不回原始的自己。)

有時候是安安靜靜走在山裡,眼前荒涼一片,同伴早已往前跨過好幾個坡段,嬉鬧聲漸行漸遠,身邊只剩下自己的呼吸聲,以及偶而傳來的莫名聲響。或是鳥鳴,或是雙腳走過泥土地後所發出的耳語,試圖喚醒疲累的自己。

蟲聲唧唧。那時候的我感覺有點害怕,不知道是否該前進,遇到分岔路時,究竟該往左或是右呢?總是在猶豫,一如此刻的我──

午後一點整,在觀音山裡。我正站在未知名小道上,猶豫著是否該往前走。

「姐,還是回頭吧,往前走不知道會不會越來越遠。」小姐姐建議道。我點頭附合,即便是如觀音山坡度平坦,一路走來已超過兩個多小時,體力早已不堪負荷,更何況臨走前姐拋給我的那瓶礦泉水,早已快見底了,而我們才到達2/3路程,連回頭都尚未決定。

四周一片蒼涼。我想起先前遇見的那些關音山風景,像是隨意搭建的小屋、小涼亭,或是簡易式的鐵皮屋,有些是開放式的,走累了可以拿出開水喝幾口,稍事休息再繼續上路。有些則是擺放了卡拉OK,其間偶而傳出陌生歌聲。

熱鬧滾滾的,在山裡此起彼落隨著九重葛蔓延開來。觀音山隨處可見開得火紅的九重葛,有時候一株株獨立在自己的世界,有時卻是一整片的,一整片的就在眼前肆無忌憚的綻放開來。

那麼樣的紅,紅得艷羨。幾個人隨意停停走走,累了就吃點心,喝點水。或是走進這些小涼亭,吹吹山裡的風。這樣的時刻,似乎連話語都是多餘的。

時間漸漸熱了起來。抬頭可以望見的天空,似乎更藍了。

「還是回頭吧。這麼走下去不知道會走去哪邊。」

「也對。那先上去看看,沒路再往前走吧。」

往前走,也許可以遇見更瑰麗的風景,我們遇見了山裡的小花狗,正汪汪吠叫著,似乎是我們闖入了牠的世界。主人站在裡頭料理午餐,招呼著我們入內休息。搖搖頭,我們跟眼前的九重葛與波羅蜜樹道別後,又沿著原路回去。

我喜歡這種時刻,不必說太多話與決定許多事,可以讓緊繃的腦筋得到些微舒緩。即使遇到了分岔路又如何呢?只要能保持著一開始的行走心態,就算是再往前跨出一步轉換成汪洋大海,也是自己的決定。

人可以煩惱的事情真的好多,是嗎?或多或少都會經歷一些需要做決定,或是該下決心的地方,就跟每每在山裡總是會遇見的分岔路相同,逼迫著自己做出決定。

究竟當下是對,是錯呢。行經來時路的片刻,轉身發現了幾株未名小花小草,彎下腰拍張照片。姐說我真的很愛拍照。我笑笑,收起相機,發現天空似乎更藍了。

然後,起身繼續行走。

到達入口時,我飲盡僅存的一口水,覺得汗水濕透了衣服的感覺真的很棒。

創作者介紹

漂浮小閣樓

chimneyswall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