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28547112.jpg

1.

喜歡這樣的時光。或許該說是躲在一大群人身後,安安靜靜記錄著某種發生時刻,令人難忘。

午後,照例在讀書會郭老師住處前集合,幾台車相互打過招呼後,便沿著預定好的路線前進。說是去賞鳥,其實沿途可以預知的,或不能預知的風景人物,才更令人期待。

例如生乳四公升的紅字白底大招牌,招搖的高站路旁,彎車駛入卻發現不是那麼一回事;或者等待衝過頭的黃色小車再彎回屬於我們的隊伍,忍受一點點時間延遲的苦悶,永遠是有趣的。

例如幾架單筒望遠鏡,如同千軍萬馬沿著橋邊一字排開,像是這安安靜靜的小橋,即將發生什麼了。

是即將看見了什麼了。一隻鳥。幾隻水鴨。白鷺鷥,或是此刻水平面振翅揚起的究竟是哪種鳥類。

高翹鴴紅色的小竹竿腳,駕馭著單筒望鏡後的我們的目光;毛色黑白相間的是反嘴鴴,模糊了我們的思考方向。究竟是什麼呢?拿出野鳥圖鑑仔細比對,豁然開朗。

(這麼多人到底在看什麼呢。)

貨車呼呼的經過,拋下一圈圈疑問。

「來了。來了。又有車來了,大家請靠邊站。」有人催促著。

於是,單筒望遠鏡往左橋邊移動,一會兒就定位於右橋邊,閃躲著呼嘯而過的汽車、機車以及人們。

騎著摩托車戴著小女孩的男人,手比向遠方,說:那邊的鳥會比較多,比較好看喔。

就是這樣的。有人停下腳步,跟著我們的目光一起找尋;某些人加快操縱方向盤的手遠離。然而小橋能有什麼風景呢,時間靜靜走著。

賞鳥的寧謚時光,以及閃躲汽機車的驚險氛圍,成為獨一無二的午後某種奇異時光。

然而,相同的時光並不會再發生。

2.

我跟C說,我們讀書會要去賞鳥,去東港二號橋賞鳥。東港走透透的C狐疑的拋出一個大大問號:

「東港哪裡有二號橋?我沒聽過耶。」

我跟C辯駁說真的有呀,就在東港。

「不可能啦。我怎麼都沒聽過有這麼一座橋,而且經過的人很少,可以把車停在橋邊直接賞鳥?」C握住方向盤的手,恰巧拐進下一個彎道。

我跟C說:

「妳不相信我喔?」

「不是不相信妳啦。那回來有賞到什麼鳥再跟我說吧。」

我沉默了。幾乎可以聽見C竊笑的聲音。

後來事實證明真的有橋,只是我唸反了,是港東二號橋才對。一_一(嘆~)
 

創作者介紹

漂浮小閣樓

chimneyswall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