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28547109.jpg

是姐約的。一起去爬山,去爬柴山。

熱夏艷艷吶。出遊非明智之舉,我索性跟姐推託說有朋友會來訪。姐仍不死心,發揮保險員的特質,拼命遊說。半小時後,我還是跟著姐出發,幾個人一路搖搖盪盪的往柴山出發。

說是爬山,其實更像是去野餐,沿途買了素食午餐,素食點心,素食小菜,抵達柴山時,已是熱氣焰焰,彷彿再遲個一秒,就會讓身後的太陽吞噬。

一路順著鋪滿棧板的小道蜿蜒而上,遇見許多老老小小攜家帶眷的爬山客,人人的目光皆望向姐手上的便當,感覺那目光有些微的奇特,像是曖昧不語的頻率,又像是欲言又止的悄悄話。

(是呀。悄悄話正說著:來柴山還帶便當,小心被搶。)

猴子猴子。還是猴子。無論是撞進眼裡的,或是隱匿於林木樹蔭間的,都是猴子。

虎視眈眈的眼光,不停由四面八方射出。忍不住停下腳步,我跟姐說:

「要不要把便當放到背包裡,好像有猴子在看我們。」我說。感覺四周果真有颼颼的腳步聲,正緩緩移動。

雙腳顫抖的步入無盡上坡道,前方出現涼亭。三三兩兩的人們或坐或立修憩。一隻猴子擋在坡道中央,像是宣戰著。

(來呀。來呀。便當的美味正飄香著。)

猴子分明離得飛遠,一雙眼睛卻好像穿透了千千萬萬年,目光不偏不倚的落在姐手上的便當。幾名婦人走過,斜睨了那串長長的便當,「妳們等下會被搶喔,便當要裝到包包裡才安全」她說,又將手上的小樹枝地給我們,「搞不好等一下派得上用場。」

(進攻吧。攻城掠地行動正火速展開)

忽然,猴子跳上兩旁柵欄,伸出雙手想搶走姐的便當。一陣拉扯,猴子戰敗,便當安然無恙。當下,我跟姐決定就地解決這惱人的便當,免得夜長夢多。

猴子。猴子。還是猴子。老老小小的猴子,或坐或立,松鼠偶而會拖著長長尾巴,唏唏嗦嗦的在樹枝間跳動。

持續行走。行走是有意義的路程,亦或是單純的磨練心志,一階階篤定踏上,再默默細數。數著數著,分明才剛走到上坡盡頭,轉眼卻又跳出另一道長長,長長的小道。

午後三點,柴山的日光正透亮著。

我正數著自己到底遇見了幾隻小猴子。



附註:下山時,姐忽然回頭問我說:「XX,妳很怕猴子喔。」

記得我先是這麼回覆她:「對啦。有毛的動物我都怕。」多少有點賭氣的回答,想想不對喔,我不怕狗,也不怎麼怕鳥,更不太怕貓,於是更正答案:

「會動的,會靠近我的,我才會怕啦。」

接著,姐露出了一個難以解釋的微笑。

PS:XX是姐給我取的小名,不太優雅,所以無法公佈。^_^
 

創作者介紹

漂浮小閣樓

chimneyswall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